图画展览会

Acta est fabula.

安利墙(15)

其实一直觉得台版介绍表题作比起ユウ兄不如用ヒメコ…感觉整齐点而且那篇最伤人的不就是姬子妹妹暗恋十几年甚至变成了姐姐一样的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结果一句话还没说就绝赞大失恋吗(。
然后愿望也……一个都没有实现。全都是骗人的。
话说回来当年单行本初版是麻老师书腰推荐,很合适了。
想不出更多的话来夸夸ktym老师,好想夸他。老师我们填坑好不好(哇地一声。
话说回来,说要整理的这本的名字梗还没开始作业(。等修罗期过了再说了rryy。别的篇目不论,明明老师在当年的访谈里都说了恋煩い的梗了结果台版也没翻出来((。
首页应该都看过了但我还是要转。

新本格三十周年同人主页:

(投稿,求投稿......哭唧唧)...

新本格作家介绍——第十期 麻耶雄嵩

梗津和meru要不要算到一起?虽然基本也没什么交集了。麻真的就是用来吸的,会上瘾。
想想看,已经忘了他在上海有没有穿花衬衫了,只记得墨镜。哇……三年多了,想再见他一面(?
本人超可爱,只有这么可爱羞涩的人才能写出这么伤人的书。

新本格三十周年同人主页:

献给被传统推理所“麻”痹的读者们的一道惊雷



麻耶雄嵩(maya yutaka)

本名:堀井良彦

生日:1969年5月29日

出道作:《有翼之暗》(1991)

介绍:

新本格作家之一。风格十分独特,虽然是逻辑性很强的本格推理,却又有着其独特的“崩坏感”,如符...

安利墙(3)

是这里觉得大家都要来打的养老游戏,因为真的很养老很休闲,有效让你假期混沌的脑子瞬间活络。
今天也要把西浦和多湖爷爷吹上天。

新本格三十周年同人主页:

(没有投稿的一周,继续介绍推理游戏~)


雷顿教授系列
雷顿教授系列是LEVEL-5发售的冒险游戏系列,2007年起于NDS上创立的一种名为“谜幻想冒险”的新种型游戏。游戏共有6作正统游戏,分别为前三部曲中的《雷顿教授与不可思议的小镇》《雷顿教授与恶魔之箱》《雷顿教授与最后的时间旅行》与新三部曲中的《雷顿教授与恶魔之笛》《雷顿教授与奇迹的假面》《 雷顿教授与超文明A的遗产》(最后两作在3DS上)。
以及今年新出了《雷顿推理...

安利墙(7)

对不起忍不住转一下(。这本画风很LC先生本人,吸得十分愉快(。然后目前也有续作了,第二作的女主捏得有点冷,当时找了好久。第三作单行还没出,回归wonderland系美少女了似乎(?。
那两本不仅是童话是个人矜持。
我们永远不知道imori同学要在梦里救下(?)多少个美少女.jpg

新本格三十周年同人主页:

《谋杀爱丽丝》


作者:小林泰三



【故事简介】
听说,夜晚的梦境属于不可思议王国,
只是你╱你天天「上线」却不曾觉察!
忙碌的研究生栗栖川亚里,这阵子不得不写起梦日记。一连几天梦到不可思议王国和爱丽丝,她不禁产生一直住在那个世界的错觉。昨晚坐在城牆上的蛋头人摔得...

新本格作家介绍——第二十七期 北山猛邦

是的他是极好的。我有机会看到中文版Kirii老师的()和()和()吗((。

新本格三十周年同人主页:

简单物品带来的“猛”烈冲击



北山猛邦(kitayama takekuni)

生日:1979年8月9日

出道作:《钟城杀人事件》(2002)

介绍:

新本格作家之一。特色是所谓“
物理诡计”,即利用看似普普通通而没有关联的物品与一些简单物理原理设计诡计,虽然可操作性待考但是相当有趣。轻小说气息浓重,作品中多次出现
神奇的架空世界观以及其特有的规则与设定,可以说是
设定流推理,并将这个设定与现实的...

石榴落地,少女摘下那花 Full. ver

菲利普·迪克短篇集《少数派报告》译林版感想

想了想还是写了……拖了这么多年,暑假一场大病过去打点滴的时候看完的⬅️这人。这本应该不需要我推才对,大佬就是大佬,名声摆在那儿而且名副其实。的确很好看而且在某些篇目中能感受到作者对一些哲学式问题的看法。

当然不存在什么世界精神辩证法这些杂七杂八的就是了。
不过我现在都觉得迪克聚聚写的其实是恐怖故事(迫真。而且是很美国的那种,可能是我对美式horror有点误解。
手机随手写的短评而已,但是会有剧透。
没看的先去看吧,不会后悔的。
————————
I 《第二代》
恐怖片一号。
有一点苗头的时候你还在决定相信希望,结果恶意扑面而来。
我能接受全灭可是,不要这种?而且密恐患者很害怕。

II 《冒名...

子午线

    *

    来说说某个男人的故事吧。直到死时亦是无依无靠、孑然一身的可悲的男人,从来甘将己躯作他人人柱的奇怪的男人,一生平淡无奇的无聊的男人——来说说他的故事吧。

    放下手中的小报,其中一隅乃是今早日比谷线停运了近半小时的新闻。和他本人一样无趣,司空见惯。拿起大衣裹紧了,走出门去,蝉叫尚未散尽,衬衫被汗水淋湿贴在身上,空气滚烫着在鼻腔里沸腾。

    我问他喂过的流浪猫,那猫却死了;我问他爱过的人,那人早已不在人世;...

解——贰〇壹柒年樱桃忌

写在前面:本是纠结了许久,是否该著此文的,原因有二。一来高二以来笔者已是许久未读太宰先生的文章了,即便而今决定再捡起来又如何?忘了便是忘了,不够格便是不够格,如是背景下再为樱桃忌动笔,难免有附庸风雅之嫌。二来高一以来为自己内心立了个道标,怪幼稚的、怪固执的,但我的确无法再像从前那般为了某个人写文章了,这对现在的我而言需要跨过不少障碍——世上可怜的人、可怜的亡魂那么多,我为何单单为了一人写文章?何况我总觉得有些人,已经不需要我发声了,无数的人为他发声,无数的声音跨过一道道山冈,飞越一道道海峡,我的声音不过其中微乎其微,明显的低矮些、弱小些,我在其中站不住脚。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写了,但这文章不单...

踩影子的人

  我想,我跟妹妹的关系一向是不错的。在我为数不多的记忆里,她的身影占了大半。我们俩形影不离,两个女孩子间总有说不完的话,从学习聊到喜欢的人,从家长里短聊到迷惘的未来,就像麻雀一样。我们一同上学,一同泡自习室,一同在下课后锻炼,一同步行回家——夕阳把坡道上电线杆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高架桥上隔着生锈栏杆的车流,烟灰色的天空底下河水在淌,夜空那一抹篝火似的红光。
    那是个夏天的下午,我和她放学后肩并肩地走着。久违的,没有人说话。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吵架了,至少在我印象中不是的。我瞥见她的马尾辫在衬衫罩着的背上一晃一晃。校门前那几棵高大的梧桐,它们的叶子被风刷成油亮...

© 图画展览会 | Powered by LOFTER